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藤姐姐的摄影博客

热爱生活,珍爱生命,拥抱大自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读书与立身  

2007-11-19 10:54:50|  分类: 博文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南龙读书与立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读书与立身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 

我在小学二、三年级时,特别喜欢看小人书。我们那时称作小画书。常在放学的路上,与有同好的同学挤趴在路边的书摊上翻阅,每次都弄得灰头土脸的回家。那时我在沭阳县工农兵小学上学。放学一出门,左边就是公园。公园门前有几个书摊,摆摊子的都是老头老太,靠出租小画书挣点养老钱。出于经济紧张的原因,那时的家长一般是不给小孩零用钱的。但也有个别家境好的同学,会在书摊上花上一分钱租看这些小人书。每当此时,我们立即抓住机会,围坐在旁,一看就忘了时间。为此,常遭母亲责骂。但因看小画书给我带来的快感远大于所受到责怪带来的痛苦,相较之下,值。所以,这类错误常犯。后自己也有了经验,母亲责骂,自己静听,采取不抵抗主义。那段时间,我看了不少好书。如根据苏联作家高尔基的《童年》、《我的大学》、《在人间》改编的小画书,奥斯特洛夫斯基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还有中国的古典名著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,加上许多民间传奇故事等。我爱好读书的习惯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
迷恋小画书实际是因我父亲而起。那个年代,电视还未普及,其他业余文化生活也少,电影除了革命现代京剧八个样板戏外,就是那几部重复看过多次的战斗故事片。如《奇袭白虎团》、《英雄儿女》、《小兵张嘎》、《地雷战》、《地道战》等。这些电影看起来也挺过瘾的,只是后来看的次数过多,特别是样板戏,作为政治任务必须重复看,逐步生厌了。父亲会在有空闲的时候,给我们弟兄讲故事,尤其是在夏天纳凉的时候。当年,父亲边摇着芭蕉扇,边绘声绘色的给我们讲三国,讲水浒,讲西游,讲到关键处还会卖个关子,来个且听下回分解,把我们的心弄得痒痒的,总盼着晚上快点到来好听到结果。父亲讲故事时会吸引大院里的许多小朋友一起来听。那情景,比现在看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效果还要好。听父亲讲故事,对我们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。但是,父亲工作很忙,并不能经常给我们讲故事。后来我发现许多好玩的故事都藏在小画书里了,就迷上了小画书,逐步又开始看大书了。

到四年级时,我已经开始看《三国演义》和《西游记》原著。虽然有许多字不认识,但因为其中有很多内容是父亲讲过的故事,所以连估带猜多认识了不少字,故事情节能知道个大概。在父亲再给我们讲故事时,我便预知了下文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听故事的爱好逐步消减。看书逐步成为我生活中的重要内容。母亲是个生活十分严谨的人,对我们弟兄管得很严,不准熬夜看小画书,怕影响第二天上学。但因借书要限期归还,我常用电池接上小灯泡躲在被窝里看书。偶被发现,难免训责受罚。我在小学五年级时,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原著已经全部读过。后来看《艳阳天》和《金光大道》,再后来没有书看,就偷偷读禁书,如《野火春风斗古城》,当时认为其是宣传叛徒哲学的。又读《青春之歌》、《创业史》、《苦菜花》、《第二次握手》等,我在上初二时曾从老师处借来一本现代文学作品集,手抄了其中一篇我喜欢的柔石所著《为奴隶的母亲》。

我们这代人,小学时批林批孔,学黄帅,幸好还有些小画书看;初中时评水浒,学张铁生,考试开卷,加上学工、学农、学军,大多数同学没好好学习,幸好我还偷偷看了不少当时的禁书。因为爱看书,语文成绩一直较好,高一时我拿过作文竞赛第一名,参加高中部语文知识竞赛,我获得过三等奖,是当时高一年级唯一获奖者。到1980年高中毕业参加高考,我们全班考上高校三人,一个是团支部书记、一个是学习委员,另一个是班长,也就是我,那一年,也是我学生生涯中唯一一次成为“三好生”。现在想来,我学校毕业后教书和现在搞文案工作,实际靠的还是当年听故事、看小画书打下的基础。

人到中年,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都得关心。平时工作压力大,长篇大部头的书已经很难有时间看了,但仍然保留了读书的好习惯。不过,一般的书报杂志已经看得少了,视力有些问题,小字看不清。现在喜欢上网浏览些短小的文章,或下载些电子书慢慢咀嚼。所看的内容,以目前自己所搞的业务内容为主,兼有新闻和政治、文学类,总归开卷有益吧。

今年高考出榜,我女儿考试成绩出来令我心惊,竟然没有一门及格。在我帮她整理书籍时发现,其所购学习辅助用书堆积起来超过其身高。没想到她平时聪明伶俐,文章也很隽秀,常有独到见解,平时学习所花时间比起我来也似乎更多,何故高考落败如此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但孩子任性我是知道的,高一时分文理科,我力劝其学文科,其固执不听,颇似我当年执意熬夜看小画书。当今时代,文凭也许没有像我们当年那么重要了,但对能力的要求却更高。女儿现在重新选择考新加坡大学,其未来之路不知其如何才能走好,我在拭目以待。

我写此文,是想告诉她,读书是立身之本,每个人都要终身学习。但若仅苦于读书,可能也是无用的,要培养读书的兴趣。学习不难,难在于无兴趣的苦学。

 二〇〇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晚于运河之都——淮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